wo们的网址:2你5wok看s书bsp;“少爷,请。”竹村圭一早早地就等在了学校门口一条街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神宫千雪有些疲惫的对他点了点头,坐上了后座。

    竹村圭一替他将车门关上后,小跑上了驾驶座,好奇的问道:“今天少爷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神宫千雪叹了口气,摇摇头。

    状态没什么不好的,就是忽然有些自闭。

    竹村圭一笑着开口:“真想不到在学校里也会有让少爷感到困扰的事。”

    困扰的事?不,倒不算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自己下定了决心,以后每天都要在晚上留一个小时学习,而感到郁闷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多一个小时学习,就会少一个小时可以玩游戏。

    神宫千雪耸耸肩,从座位边的小冰箱里取出一瓶冰可乐,打开以后插上吸管,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竹村圭一习惯了神宫千雪的沉默寡言,倒也不以为意,只是讲着一些有趣的八卦:“今天神宫先生可是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了呢。”

    神宫千雪闻言抬起了头,在后视镜里和竹村圭一对视一眼,表示出了自己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听说,和少爷有关哦。”竹村圭一说到这,有些憋笑,他从后视镜上看了看神宫千雪,开玩笑道:“wo告诉少爷,少爷可得替wo保密。”

    神宫千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咳,好像是,在想办法为少爷相亲。”竹村圭一的话让神宫千雪瞳孔微微放大,表情也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竹村圭一哈哈笑着:“结果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竟然没有找到任蓑o桓雠笥淹獾摹2皇峭仆涯昙吞。褪撬凳裁醋杂闪蛋纳窆壬瓶诖舐睿不秝o儿子的人能从东京排到大阪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夫人给神宫先生的压力太大了吧,一整天神宫先生都一脸愁容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竹村圭一碎碎念着:“其实wo倒是觉得是先生和夫人太着急了,凭着少爷的本事,如果想谈恋爱的话,哪还需要家里人安排,恐怕只是露出一点念头,扑过来的女孩就数都数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说怕你听了不高兴,wo感觉也是,毕竟少爷对女生好像一直没什么兴趣的样子。”竹村圭一把小秘密吐了个干净以后,舒服多了,笑道:“但wo觉得还是先给少爷说一声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严格来说,竹村圭一犯了一些忌讳,毕竟他明面上还是属于神宫夏生的助手,守口如瓶本该是基本操作。但是,他是个聪明人。

    就神宫千雪目前表现出的天赋来说,大学毕业,甚至没毕业,就很有可能接过神宫夏生的班来,成为神功财团新一任会长。

    谁让神宫夏生这个领导人整天只想着自己的gtr和料理呢?哦,还要加上一个让他怕得要死的神宫夫人。

    所以,竹村圭一此时这样的做法,也未尝不是想着能够和神宫千雪保持更好的关系。毕竟,他此时也才正值壮年,若是神宫夏生退下去了,他可还想再多奋斗两年。

    神宫千雪对这些事情并不感兴趣,此时的他只是有些失望的垂下了眼帘:没成功啊.......

    等会!

    神宫千雪脸色变了变:为什么会拒绝?

    他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难道不是自己的父亲稍微露出一点口风,那些有着待嫁闺中的女儿的大叔们,就会哭着喊着把自己闺女送过来吗?

    就算那些家长们不同意,那些青春貌美的小姐姐难道不愿意吗?

    是哪出了问题?学校里的问题已经足够扰人了,怎么现在学校外边的事情也有些超出想象了呢?

    神宫千雪今天将交流字数节省的过了头,直到现在还有八个字的余裕,反正眼看着要回家了,也就能用就用,果断开口问道:“为什么拒绝?”

    “嘎吱!”车子发出了刺耳的刹车声,车子剧烈的摇晃了一下,竹村圭一一脸紧张的抓紧了方向盘,急忙道歉:“抱歉!”

    “真的对不起!”

    竹村圭一一脸惊愕的通过后视镜回看了一眼:“wo没想到少爷会突然开口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神宫千雪嘴角微微抽搐,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。

    哈?看来自己以后说话还得注意时机是么。

    得亏车速不快,要不然真得把旁边并行的车主们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嗯,是的,一般来说,如果有别的车和自己现在坐的这辆车发生碰撞,都是别人更害怕。

    竹村圭一清了清嗓,表情有些惊喜,在他看来,神宫千雪能开口和他说话,无疑是一种示好甚至是鼓励。

    “啊,少爷是在好奇,为什么那些人会拒绝和少爷相亲吧?”

    竹村圭一敏锐的把握到了神宫千雪的问题。

    神宫千雪眼神深邃的看着他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个大概就是,就是少爷您的问题了。”竹村圭一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说实话。

    毕竟他作为长辈,哪怕是见面低一头的管家,所该做的正确的事,也是指出问题,而不是乱拍马屁。

    “现在外界普遍流传的消息都是,少爷您的性格并不好。”竹村圭一老老实实,一五一十的开始解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概从幼稚园起,这种说法就开始广为流传了,毕竟当时有很多家长让自己的小孩积极和您接触,但少爷的态度.......都是有些冷冰冰的。”

    神宫千雪闻言有些哭笑不得:总不能让他一个内心成熟,咳,起码比幼稚园成熟的人,去和幼稚园的小孩做朋友吧?还是在交流收到限制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幼稚园的时候,他就是想靠写字和别人沟通,也得那些小屁孩看得懂才行啊!

    换谁来面对一堆流着鼻涕泡喊着来玩扮家家酒的熊孩子,恐怕也都不会有什么兴致吧?

    最开始还能敷衍敷衍,但小孩子的思路本就清奇,一会因为你说话少而好奇,一会又因为你不搭理他而胡闹.......

    总之,神宫千雪的幼稚园生活,大概就是在思考着怎么能从一堆熊孩子里出淤泥而不染,而不是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但,小时候的事,也不能代表现在吧?神宫千雪继续从后视镜上对着竹村圭一投来了注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竹村圭一也就继续道:“然后小学的时候,少爷您又因为觉得无聊,经常翘课,也不爱和同学沟通......让您不好的风评延续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哈,小学.....

    神宫千雪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:不想跳级的自己,因为懒得去学一加一等于二,也懒得应付那些哄孩子似的老师,的确经常旷课去做一些别的事。

    哪怕去图书馆看书,不也比在班里听着老师讲1+1=2,2+2=4有趣的多吗?

    初中呢?

    神宫千雪眼神有些渴望的看向竹村圭一,多么希望他此时能告诉自己,自己从初中开始,风评就开始好转了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初中基本就没逃课了,也积极参与了社交活动——毕竟从初中开始,已经有不少小姐姐变的可爱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,国中三年一闪而逝,自己萝莉养成的野望也胎死腹中,最终......不就上了高中,成这个德行了么。

    “您初中的时候倒是好了一些,但是呢,不知道少爷您还记不记得,初中的时候,神宫先生曾经邀请了一位女孩到家里来。”

    竹村圭一的话让神宫千雪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肯定记得啊,毕竟那个女孩给他留下的印象很深刻——明明身体年龄只比自己大一岁,但却发育的十分完美,都可以给木瓜饮料做代言了。

    童颜巨什么就不用明说了。

    长得也很可爱。

    人也很温柔,文文弱弱的,谈吐也很有文化。

    神宫千雪还很激动的带着她去玩了自己最喜欢的游戏了呢。

    毕竟玩别的他又不能说话,写字又像个弱智,只能靠玩游戏时不断打字来让小姐姐感受到自己的热情。

    他记得小姐姐离开的时候都感动的快哭了,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那小姐姐就没在来了。

    神宫千雪又拉不下脸去问他老妈小姐姐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就不了了之了,连名字都忘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满乃子,不是,满脑子里只剩下了.......也不是,总之,只剩下了小姐姐的外貌身材还记忆颇深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几年过去,长歪了没有。

    “看来少爷还有印象。”竹村圭一有些惋惜的看了一眼神宫千雪:“说句实话,少爷那一次做的着实有些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wo?过分?神宫千雪一脸问号。

    “人家过来本来是想和少爷沟通交流的,结果少爷却带着人家玩了一下午电脑游戏,一句话也不说,连沟通都是用电脑做的。最后人家小姑娘都快哭了,以为你讨厌人家,在刻意排挤人家。”

    竹村圭一叹了口气:“最开始大家还怀疑少爷是不是有交流障碍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少爷明明连在舞台上面对千百观众唱歌都能做到,声音也很动听,着实不符合交流障碍这样的症状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大家也只能理解为少爷不想和他们交流了。”竹村圭一有些可惜的说着:“自那以后,关于少爷性取向的流言也有很多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有人说少爷干脆就是傲过头了,对于所谓的‘庶民’,‘普通人’不屑一顾,连说话都懒得说。”

    竹村圭一看着神宫千雪有些黑脸的样子,急忙解释道:“当然wo肯定不会这么想,少爷只是不怎么喜欢和人面对面交流而已,如果想要说话,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......流言这种事嘛,谁也管不了。最主要的是,咱也不能向外边解释,说少爷您有这方面交流的苦难啊。”

    竹村圭一小心翼翼的说着:“您也知道,这会对家族有不小的影响,对少爷您也是。”

    神宫千雪摆了摆手,示意他不用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呃,总之,情况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。哪怕是有心和神宫家结为亲家的,不也得考虑一下自己女儿的未来嘛.......”竹村圭一说到这又急忙高声补充道:“虽然wo觉得如果有人能和少爷结婚的话,肯定会幸福的很的。”

    神宫千雪靠在了椅子上,对他点点头以后,便看着车顶发呆。

    表情,有些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看来,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优秀,果然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竟然有人在自己还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散播流言,试图打压自己。

    这就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么,那些嫉妒着,畏惧着自己的人,竟然传播出了这样可怕的话来污蔑自己。

    唉,神宫千雪有些忧郁的看向了窗外:wo已经尽力隐藏自己的独特和优秀了啊,钢琴这些乐器wo都只是玩了玩就放弃了,而学习,在今天的学生会测试中也只是十分惊险的过了关。体育这方方面面的,自己也都克制着不露出随时能破亚洲记录的水准。

    就连自行车都被老妈喊着让老爹砸了。

    除了自己这张脸实在无法隐藏,自己已经足够低调了呀。

    平时,更是不显山不露水,唯一的爱好就是玩游戏,表现的毫无雄心大志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切终究还是没能逃掉,还是有人因为嫉妒,曲解了自己的行为,污蔑着自己跌形象。

    神宫千雪的表情逐渐坚毅了起来:看来,自己不能在低调下去了。

    自己老爹肯定不会轻易放弃,下一次相亲势必还会到来。

    到那时,自己就认真一些,向相亲对象表现出完美的自己。

    然后通过相亲对象的嘴巴将自己的优秀传播出去,扭转一下外面不好的言论。

    没错,这一切一定有黑手在幕后推动。

    肯定不是因为wo自己才变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肯定不是!

    wo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怪胎呢!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一个把漂亮女孩子放到一边只知道玩游戏的钢铁直男呢?

    那小姐姐明明都感动的快哭了的,怎么会觉得wo是在排挤她呢?

    神宫千雪如是想着。

    肯定是有人想通过这样污蔑自己,导致自己日后接任财团时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甚至是通过这种言论来导致财团内部不稳,甚至是想要通过wo来给老爹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脏,太脏了。

    这肯定是那些成年人肮脏的套路。

    与wo无瓜!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ps:震惊!某作者两章接近八千字,竟然拿不到推荐票!快看呐,他都哭啦!既然他都哭了,不如撒上点推荐票,然后把他.....

    本页为自适应网页,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:http://www.609685.com/174930/61001170.html

章节目录